奇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碳变之唯我独法 > 五十二章 收菜

五十二章 收菜

 热门推荐:
    光是咬一下还不够。

    周宁将奥丽娜彻底办了。

    当然,同样不是因为生理。

    对于现在的周宁而言,生理机能已经是完全可控的,不存在荷尔蒙、费洛蒙、颜值导致精虫上脑之说。

    借着办奥丽娜,到处留下了大战的痕迹,这一带有仪式效果的操作,将圣所彻底变成了亵渎之所。

    这也算是周宁给奥丽娜的一个庇护。

    亵渎也可以是一种力量。

    尤其是能欺负月神长眠未醒,不断的通过破碎图腾聚集神性憎恨,亵渎之所会越来越具威能。

    奥丽娜自然是被周宁留在了这个地区当钉子户。

    有了这么个安全屋,奥丽娜可以放开手脚监控凯蒙皇朝的水源生命线。当然也包括更月神教撕逼。

    接下来,周宁按照从奥丽娜那里获取的信息,给这个地区的月神教成员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大清理的同时,也制造了一批特殊不死,供奥丽娜御使。

    之后,周宁跟赶来的马丁·奥康纳进行了交接,将一大堆证据、证物、乃至大部分趁机搜到的财物,都给了对方。

    他不需要这些,奥丽娜一系,对财物的需求量也不高,留下些运转资金也就够了。

    然后周宁便离开了。

    以马丁为首的皇朝秘密部队们,则开始洗地。

    毕竟周宁为了效率,只管粗暴杀戮,地方上很多要员都被干掉了。这是必然要给个说法的,否则地方上的人们会反过来给皇朝一个说法。

    离开了戈壁区,周宁并没有回国,就像当初在奥特兰王国作祟的,不仅仅是圣女一支,在凯蒙皇朝搞事的月神正教一系,也是树大根深,枝叶繁杂,圣女系只是一部分。

    当然,周宁并不打算彻底的帮凯蒙人清理掉这些腐烂,但事关水源生命线的,却是一定要摆平。

    他这次的要务之一,就是这个。

    而通过奥丽娜,周宁终于知晓,这个事件难摆平的一个点,就在于它是月神教正月和暗月的联合行动。

    有传奇参与,自然是要么轰轰烈烈,要么难以根除,要么两者皆有……

    “就知道是这样!”当周宁跟马丁告别时,简单的透露了一些这方面的消息后,马丁忍不住抱怨。

    之后,马丁向周宁透露了一些凯蒙皇朝在这一事件中的损失,具体就包括马丁的老师,和由他带出来的很有前途的两名后辈。并劝他一定要小心。

    周宁很平静的道:“放心,我之前就说过了,我的任务不包括为凯蒙皇朝拼命。但好歹在虚月岛见识过那些暗月行者的手段,自信还是有些办法让他们消停一段时间的。”……

    七月的第九天,周宁出现在了阿卡恩冻原。

    这里的环境,有些像是格陵兰岛。

    虽然周宁前世并没有亲身去过,但从网上对格陵兰有一定了解。

    当然,他知道,真正的格陵兰,景致必然没有那些风光片镜头下那般美好。

    摄影的技术,和对美的理解角度,为实景增色很多。否则又缘何敢称‘家’称‘师’?

    然而眼前他看到的景象,就真的很接近摄影师镜头中的景象了。

    确实是美到震撼,有种心灵都被清洁了一回的舒畅感。

    七月、八月,阿卡恩冻原最美好的季节。他来的很是时候。

    冻原具体又分苔原和冻土。后者一年四季不解冻,没啥好说的。

    周宁的目标,也不在冻土区。

    尽管那里其实有凯蒙大牲口们日以继夜的凿冰运冰,但月神教的人不肯遭那个罪,他们只要在关键处下黑手,就能达成祸害的目的。破坏总是比创造容易,哪个世界都如此。

    周宁没有贸然直接降临月神教在苔原上的据点。

    一方面是因为月神教沙之圣女出大状况,已经随着亵渎仪式而传开了。那些奥丽娜知晓的据点,估计要么是坑,要么已转移。

    另一方面,突然切入敌方腹地,再开亵渎者效果,他的先敌发现优势就没有了,只能是第一时间互相发现彼此。

    所以他从边缘之地正常推进,一边欣赏景色,愉悦精神,获取‘超我’经验,一边像个驱赶野兽奔跑的老猎手,不疾不徐的推进。

    他也不怕自己的行踪暴露。

    来呗!他并不觉得那些暗月行者能把他怎么样。

    斗不过他可以闪人嘛。

    而且这不是本土守卫战,打烂了地盘会心疼,这是异国他乡,是苔原冻土,天翻地覆也不要紧。

    保持着良好的心态,周宁稳健而高效的推进着。

    昼连着夜,再一个昼连夜,就目前这种强度的推进,他可以一百年都不睡觉,甚至不耽误修炼。

    他现在也是有给力仆从的人,一般些的敌人,不需要他出手。

    乌拉就能作为投送器,先一步从地底悄无声息的潜行过去之后,十卫就能直接从他的影子中传送过去砍人。

    靠着这种手段,他这一路上堪称清道夫,只要被他发现拥有月神之力,就直接灭杀。目标往往连传递消息的机会都没有。

    夜路走多终遇鬼,在苔原上横推了四个昼夜后,他遇到了一个善逃的,执刑者和黑电,能没能将之搞定。

    他琢磨着,这大约是个饵,就追下去了。

    然后在一处冰湖上,被包围。

    为首之人,从其气息特征看,他觉得应该是名暗月行者。

    不久之后,这人通名报姓,证明了他的猜测:“我是朔月布罗德,杀你的人。”

    周宁点点头,朔月又称新月,与太阳同升同末,通常人们无法看到它。

    而在这个世界,朔月又叫影月、虚月,算是月亮中比较有神秘感的一个形态。

    至于雷·艾略特,地球东方的叫法,是峨眉月,呈镰刀型。

    而德普希所谓的半月,更准确的叫法是上弦月。

    “你说话这么狂,应该不止是因为我站在冰湖上、不接地气,有什么手段,秀一下吧。”

    周宁的淡定让布罗德有些蛋疼,他低喝一声,身子微微一蹲,然后‘嗖’的一下,就像超人般蹿上高空。

    “月法,大日庄严!”

    随即,他就化作了一轮释放着蓝色光焰的太阳。

    “臭词滥用,偷天换日不更恰当。”周宁心中吐槽,动作可不慢,脚下的坚冰仿佛成了水,‘呼’的一下人就沉下去了。

    布罗德见此情况,心中哂笑:“这么急着跟大地连接?如果有那么容易,特意引你到这冻结冰湖,岂不是辛苦白费?”

    然而下一刻,就见周宁又从冰下上来了。

    “……”这是在搞什么?

    看不明白也所谓,布罗德当下便发动攻击。

    蓝色大日积蓄力量,有种星舰主炮开炮前能量积蓄,在炮口形成吸纳景象的特征。

    眼瞅着就好轰击,却见周宁只是探手向着大日的方向一抓,大日就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力量尽数被掠夺。

    同时,周宁身体表面,燃烧起熊熊蓝焰。

    “这,这怎么可能!?”布罗德彻底傻眼了。

    超乎预料,而且超的太多,多到严重违背他的认知,没法认同!

    “这是幻觉!这必定是幻觉。我虽然是借力,但有月之圣力融入,即便是圣域级的强者,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掠夺这力量。

    更何况,这家伙是渎神者,月神之力怎么可能轻易向他臣服?”

    布罗德一边如此分析自辩,一边再次蓄力。

    然而,又是到了将放未放的节骨眼,周宁探手一?,力量就又被掠走了。

    这时再看周宁,体表积蓄的超凡之力已经非常磅礴,连布罗德都忍不住心神摇曳。

    然后就见周宁双手快速结印并念咒。

    “呼呼呼!”磅礴的力量迅速的被抽吸。

    转眼间,鲸吞就完成了。

    再看,周宁体表自然而然的释放出蓝色的光焰,整个人都缓缓漂浮而起。

    燃焰之体,升腾之势,这是力量充盈的常见景象。月神教有专门的升腾者法门,因此布罗德辨别毫无难度。

    这下,布罗德动摇了。

    心说:“难道这都是真的?是我见识少,不识高法?”

    且不说布罗德的心理活动,周宁的动作可一点都不慢,浮空后,一个亮蓝色的光球,在他双手间快速形成。

    随即,他神情冷峻的低喝:“银爆!”

    ‘轰隆!’亮蓝色的冲击波扩散,巨大风暴随之成型,于顷刻间席卷了半径五百米的区域。

    这是核心打击区,还有次级打击区和散逸区。

    而即便是散逸区,也形成了十四级大风。

    在这样凶猛的范围打击下,除布罗德之外的月神教众,都成了无根浮萍,显得渺小卑微如蝼蚁。

    其实不光是他们,就连区域内的大石都被整块掀的乱滚,小一点的更是直接起飞,冰化成水、水变成汽,汽又被点燃,进一步增大爆炸的威力……

    给人感觉,所有事物,都在这冲击中、风暴中被消磨、被粉碎,一边彼此撞击,一边化作齑粉,然后成为燃料。

    银爆之后,冰湖化了,冻土也解冻了三尺,从高空俯瞰,格外醒目。

    这下,不管布罗德认不认,都没意义了,

    他的麾下,还来不及施展,就被扫荡一空。

    如果只是杀戮,布罗德其实不怵。

    月神教如今也是掌握了一些关于周宁的情报的,知晓他有不死系的卫士,也知道他有短时间内群杀传奇级以下非特殊超凡者的‘清场’能力。

    正是因为知道,才有了这次针对。

    说的难听些,就是要周宁杀。

    具体些说,是挨打反伤,丧命换命的一种特殊法门。

    这个法门,是月神教针对渎神者才能施用的技法。

    可千算万算,唯一没算到的是,周宁竟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用的不是死神的黑暗之力,也不是大地之力,甚至精神力也调频了。特殊战法直接被破,这么多人都白死了!

    实际上缘由也简单,这个重新浮上来的,根本就不是周宁,而是代号‘返虚’的特殊不死,十卫之一。

    更进一步的说,周宁这一路刷怪,攒的死神之力,生命能量,终于大力出奇迹,堆出一个强大‘宠物’。

    返虚原本是个辅助位存在,虚怀若谷,什么样的力量都接得住,吸收、反射、折射,它都行。

    但在大成之前,它做不到这次这般,百分百掠夺。而只是部分吸收、反射、折射,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没什么大用。

    可大成之后,强大的血脉天赋立刻就凸显了。

    能被周宁万里挑一,这血脉潜力,自然是一等一的。

    但真成了,仍旧是让周宁眼前一亮。

    滥强。

    就像很多昆虫的能力其实很可怕,只不过是因为弱小而不显。

    这个也是,尤其是被他加持了时空法则之后,立马就有种女大十八变,屠神灭佛的气概。

    敢这么说,是因为返虚最牛哔的地方还不是高速掠夺超凡力量,而是能在掠夺的基础上,一定程度的高速消化,然后施展出自己的杀招。

    这是一种类似‘俺寻思…’的本能式掌控和利用。

    力量在它手里,比在原主人手里还玩的好。这才是真牛哔。

    有了这么牛掰的工具人,周宁对将十卫全都堆到准传奇的贪婪目标充满了动力。

    之所以不上传奇,是因为传奇有了自己的法则及领域,就没办法像现在这般,加持他的法则之力了。

    所以他为十卫谋划的出路,是圣灵。

    圣灵是相对于神而存在的终极虔诚者。

    急君之所急,忧君之所忧,灵魂高度同频,比亲儿子还亲。

    亲儿子还有自己的个人意识,圣灵到最后就跟神灵是完全的一条心,就是神灵的一部分。

    这也就意味着,以层级的高度,同化十卫的灵,灵在不断的调整躯壳,以便让自己更适合这种变化。

    最终,就相当于使用不同血脉天赋的本尊分魂。

    当然,这宏大的计划,对于现在的周宁,还有些遥远。

    但第一步已然迈出,距离彻底上路也不远了。

    按照周宁的设想,九是天数之极,当他‘超我’破九入十,就必然要拿下一个神灵的格位!

    所以,传奇只是九级的前半段,后半段应该是圣域。

    至于眼前这个朔月,敢于只身来挑战他,这就是送。

    十卫入场,并携带着虚空领域展开,在这个类热寂空间,力量只能靠自身和直白的携带,空间类法器都打不开(如果能,传送之类的术法就能施展了),他想不出布罗德有什么幸存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