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神小村医 > 第1084章 四强赛,千斤坠(求银票支持)

第1084章 四强赛,千斤坠(求银票支持)

 热门推荐:
    众人惊奇地看着赵虎剩,赵虎剩只是掸了掸膝盖,嚷道:“丫的是他先不仁,我再不义的,老子只是踢爆了他的蛋,小命还是在的,擦擦还能用啊。”

    赵虎剩一副高风亮节的样儿,可所有人都快被他的举动吓掉下巴了。

    这犊子是真的敢啊,哪有直接进攻别人***的,这也太损了。

    可大家伙儿也看见赵虎剩刚才是先被摩铁摩勒攻击的,他这充其量就算是个正当防卫。

    赵虎剩这一阵赢得也不算不光彩。

    倒是摩铁摩勒丢了个大人。

    后头赵虎剩又和几个大汉交手,不说别的,哪怕是前一天拉得稀里哗啦的赵虎剩收拾这些个大汉还真的绰绰有余,接下来的这些人手底下干净很多。

    赵虎剩也很友好,把人撂趴下就完事儿。

    那些人站起来还和赵虎剩商业互吹,直推崇赵虎剩是内地来的勇士,和草原的雄鹰一样的战士,不少人还在打听赵虎剩有没有儿子,准备把自家女儿嫁到他家。

    赵虎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腆着一张脸就要给人藏族大哥当女婿。

    吓得人掉头就跑。

    三个小时左右,大部分的比赛就已经举行完毕了,赵虎剩稳稳进入了四强,结果这四强里还有个老熟人,居然是扎西。

    另外两人其中一个是当地的好手,另一个据说是从玉树来的,身手不一般。

    扎西很诧异,赵虎剩居然还能站在这个擂台上。

    他那是上来就瞅见赵虎剩对上摩铁摩勒。

    扎西是见过摩铁摩勒的,甚至还和他交过手,两个人力气上打了个平分秋色。

    但论下三路,没人比得过那犊子,结果赵虎剩居然屁事没有?

    四个人轮流上来抓阄,扎西抓的还就是赵虎剩。

    看着赵虎剩那嘚瑟的样儿,他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火气,丫的干不死你这个犊子!

    赵虎剩这场开始得早,他倒是癞蛤蟆玩青蛙,长得丑玩得花,学人藏民穿了一身行头,还带了一顶帽子,要不是他那头发油的苍蝇站上去都滑脚,估摸着他还得让人藏族大姑娘给他编几根麻花辫。

    他这样儿倒是个藏民的样儿,可配上他那副墨镜,反倒是像东二环公园门口摆地摊的算命黑瞎子,贼头贼脑的,估摸着城管一来就得玩命跑。

    其实大家伙儿也没有很看好赵虎剩。

    扎西这可是一路过关斩将过来的,不少高手都折在扎西手底下。

    扎西也觉得这一次的比赛,对手比之往常都强了不少。

    可现在他更是自信爆棚,就因为他的对手仍旧被他碾压在脚下。

    “你和周奉天是一伙的?”扎西露出精赤的上身。

    赵虎剩看了一眼,得,这健身健过头了,摆明就像是一只脱了皮的牛蛙。

    实际上不少人健身很容易走火入魔,有些过量注射药物的人都会使得肌肉缺乏美感。

    赵虎剩挠了挠头,“哦,你说庆哥啊,你放心,我庆哥说了,你要是赢了,他不追究这事儿,虽说你是他的手下败将,而且你不是活跤死跤都输了个干净嘛……

    没事儿,我这人有个美德,就是守口如瓶,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讲出去的。”

    众人纷纷哗然,赵虎剩这话还真够劲爆的。

    扎西居然输了?听上去好像还是输给一个汉人?

    扎西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丫的,你还守口如瓶?这一张嘴,这赛马场还有谁不知道这事儿?

    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此事不可思议,可扎西居然没有否认!

    “出手吧。”扎西摆出了一个架势,今天他铁了心,无论如何都要整死赵虎剩不可!哪怕事后出点什么事儿,这犊子必须死!

    赵虎剩抖了抖藏袍,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垂在胸口,活脱脱一副暴发户的样儿,他也走上前,装模作样地行了一礼,双手搭在了扎西的肩头。

    扎西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轻飘飘的,似乎赵虎剩压根没使劲似的。

    扎西是一个极为敏锐的摔跤手,自然抓住了这个难得的破绽。

    赵虎剩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扎西一把扛了起来。

    扎西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身形像是一辆野蛮的战车将赵虎剩往后方顶了过去。

    众人分出一声惊呼。

    这绝对要超强的力量才能做到,把一个大汉从地面上攫取而起,随后摔出界外,这绝对是摔跤里最为强悍的技术,不是顶尖的摔跤手根本没法做到。

    扎西用这一招击溃的对手不少,每一次都气势十足啊。

    可这时,扎西的怒吼居然戛然而止。

    众人惊奇的发现,扎西和赵虎剩“黏”在了一起,赵虎剩被扎西托举在半空之中,扎西纹丝不动,浑身微微颤抖。

    “怪了,为什么扎西不动了?”

    “是啊,他把赵虎剩甩出去就赢了啊!”

    大家伙就感觉扎西临门一脚,可这一脚迟迟不踢!

    不说扎西了,其他人都急死了!

    扎西也急啊,可他是真的动不了!

    没人知道他现在处境到底有多尴尬!

    赵虎剩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现在无边的压力就从扎西的头顶袭来,他感觉自己的头顶简直是扛了一座小山,巨大的压力让他动弹不得。

    他的双脚甚至一寸寸的被压进草地里。

    他的心中在无声的怒吼,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他现在就像是被如来佛祖收拾的孙猴子,就连还手都还不得!

    可孙猴子尚且能靠着金刚不坏之躯硬抗,他现在那就是血肉之躯,居然的压力,让扎西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悲鸣,似乎随时都要断裂似的!

    赵虎剩看着扎西的样儿,反倒是把一只脚抽了出来,自顾自地翘了个二郎腿,他使了个千斤坠的身法,他这种明劲巅峰的大高手,施展出来,堪比两吨的玩意儿压在身上,别说是扎西这个不懂武功的主儿了,就算是别的高手来那也得喝一壶!

    赵虎剩还自顾自地伸了个懒腰,从藏袍里摸了摸,摸出来一包烟,点着了吐了个烟圈。

    “咋样,服了还是没服啊?”他悠悠然地问道,丝毫不把扎西放在眼里。